京东、美团等纷纷涉足 家居零售新物种来日可期

www.99lilai.com

2018-10-09

无论是目前的宜家(类似京东模式),还是红星美凯龙致力于打造的家装设计师平台(类似美团模式),或者家庭生活杂货严选模式,聚焦于全屋定制的尚品宅配模式,都各执一端,并不是家居零售领域的线上集大成者、领导者。

【】无论是目前的宜家(类似京东模式),还是红星美凯龙致力于打造的家装设计师平台(类似美团模式),或者家庭生活杂货严选模式,聚焦于全屋定制的尚品宅配模式,都各执一端,并不是家居零售领域的线上集大成者、领导者。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新零售的风早已吹遍各个行业各个角落,但在较为传统的家居行业,依旧缺乏代表性的案例。

随着京东、美团、网易等纷纷涉足家居行业,家居零售在各方巨头的参与下又会创造出什么样的新物种呢?当产业创新已经成为大势;当柔性制造与智能生产成为主流;当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层出不穷;当消费升级来临,新一代消费者开始崛起;当无数的新物种出现蚕食鲸吞老牌行业老大的市场份额;当传统的商业效率低下客户体验千篇一律越来越乏善可陈,我们面对各种各样的变化,原有成功的商业逻辑遇到巨大的挑战,原有的经验和路径显得手忙脚乱,甚至无所适从。 过去我们会以为,很多成熟行业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但是不得不承认,每一天,我们的认知都在不断地被颠覆和刷新,生鲜行业的盒马鲜生、永辉超市打造的超级物种已然成为标杆企业;汽车行业的大搜车、淘车网、花生好车也成为新零售的案例;书店行业的言几又、茑屋书店代表了连锁书店新零售的生活空间。 从新零售概念的被提出,到各行各业开始落地实践,足以说明新零售已经开始深刻影响着商业生态变革,新零售大战也在不断升级。 家居行业作为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依然缺乏新零售的最佳代表和案例,这是一个全新的命题与机遇。 家居零售的互联网化2010年左右,家居零售包括部分工厂企业开始密集地尝试互联网化的转型。 到今天为止,家居零售的互联网化代表性的模式有四种:第一,定制平台。

代表性品牌有尚品宅配,包括后来的索菲亚衣柜、欧派橱柜等。

这些品牌原本是传统的定制类工厂,向线上转型的过程中,在线上搭建一个整体家装提供商平台,主要在于为客户进行各类木制柜体的定制服务,比如衣柜、橱柜、卫生间浴室柜等,不包括基本家装建材产品,比如瓷砖、马桶等。

第二,标准成品家具零售平台。

以宜家为代表,提供品类更加丰富的成品家具以及日常生活类用品,包括大家具,沙发、橱柜、床、桌椅等,同时也包括各种家居日常生活用品,例如床上用品、摆件、锅碗瓢盆,等等。

宜家线上商场主要还是依托于线下商场,由于其全部是成品标准件并且商品全部自营,所以可以实现在有线下实体店的城市进行线上覆盖。 第三,日常生活用品的严选平台。 最代表的是网易严选。

严格意义上来说,严选平台与传统的家居零售已经完全不同,它所面向的商品是装修之后所需要的各种生活居家用品,大家具主要包括沙发、桌椅、床,而更多的是小型的生活用品,既包括锅碗瓢盆、小型家电之类的家庭用品,也包括洗护、服装之类的个人用品,甚至还有一些零食。 严选的存在,打造了一个几乎无所不包,但是SPU相对有限的大杂货平台。

第四,家装平台。 家装平台正是目前红星美凯龙所计划打造的线上方向。 很显然,红星希冀通过线上弥补在线下家装板块的缺失。 家装的最重要资源是设计师和家装公司,红星美凯龙希望搭建一个提供家装设计以及家装施工的信息服务平台,从上游抓住家居零售的第一个入口环节。

通过掌握设计师和家装公司资源,可以为线下实体商场的商品进行更加高效的客户资源引流及分配。

传统家居零售商场的困境今天,对传统线下家居零售商场而言,已然面临着巨大的风险与挑战。 第一,产品高度雷同。 对任何一家零售商场而言,大量的家居建材类商品高度雷同,价格与款式差异不大,都会导致恶性竞争,使中小品牌以及缺乏竞争能力的经销商生存处于亏损与赢利的边缘。

第二,国内房地产市场的消费需求进入理性期。 近年来,房地产市场已经完全不同于往年,家具建材的刚需远不如十年前,市场呈现理性消费甚至萎缩的态势。

“80后”人群基本上已经过了房地产消费的年纪,而“90后”人群总数量已经偏低,而且他们的消费观念更加超前和理性。

而家居建材的零售商场、大卖场越来越多,竞争压力和生存压力巨大。

第三,消费升级大背景下年轻人的消费观念发生巨大的变化。

年轻人非常有个性,独立性更强,他们不太在意别人怎么看,不喜欢追求“土豪”式的消费方式,喜欢时尚的、简约的、有品位、有个性的、好玩的新鲜事物。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对照家居零售商场本身以及其中的商品可以发现,毫无个性化,整层的沙发、床、卫浴马桶,等等,产品极其多,而且几乎所有的产品都差不多。 导致的结果是没有特色和顾客的选择难度加大。 第四,经销商资源的萎缩或经销商利益无法得到更加有效的保障。 作为租赁制,零售平台与经销商之间存在博弈和合作关系,商场希望从经销商身上增加租金收入以及其他收入,而经销商希望商场减免租金而降低经营成本。

另一端,工厂则更加希望经销商多提货,甚至预付款、缴纳保证金,等等。 展位装修费用、人员工资、场地租赁费用、营销推广费用等累计起来,让中小型经销商赢利艰难。

在工厂、经营平台两头拉扯之下,经销商在家居零售领域成为最容易受伤的人群。 产品的同质化,所代理品牌工厂的实力以及在零售平台上的资源利用程度,都影响着经销商人群能否赢利。

但是,对商场来说,更加看重的是商场的出租率水平以及租金收入水平,商场虽然会有整体营销投入,但并不能保证商场内每个经销商都能赢利,一旦经销商无力支撑就会撤场,商场启动再次招商补商,如此循环,经销商资源越来越萎缩,撤场越多,招商工作就越来越难。

未来如何创造新物种无论是目前的宜家(类似京东模式),还是红星美凯龙致力于打造的家装设计师平台(类似美团模式),或者家庭生活杂货严选模式,聚焦于全屋定制的尚品宅配模式,都各执一端,并不是家居零售领域的线上集大成者、领导者。 家居零售领域的线上线下端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出现一个超级独角兽。